1天连收13张罚单,内控管理不到位,高管频繁落马,掏空了江西银行

 接连两日,交易商协会披露多家银行在债券市场的违规情况,其中江西银行赫然在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博望财经(ID:BowangCaijing),作者:恒心 

 

金融业批发市场乱象不断。

 资讯

 

接连两日,交易商协会披露多家银行在债券市场的违规情况,其中江西银行赫然在列。

 

5月8日,交易商协会披露,经深入调查发现,包括江西银行在内的5家金融机构存在债券代持交易等违规行为;次日,交易商协会另披露,依据《银行间债券市场自律处分规则》,针对中国进出口银行金融债券发行涉嫌违规行为,以及进出口银行承销业务涉嫌违规行为已开展自律调查。

 

其中,江西银行作为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机构,为相关机构违规代他人持有债券提供了便利条件,开展涉事交易未反映真实或正当交易目的,内部未能有效识别交易风险或防范交易发生。对此,交易商协会根据银行间债券市场相关自律规定,对江西银行予以通报批评,并责令全面深入整改。

 

作为江西省唯一一家省级法人银行,江西银行自然风光无限,但背后的瑕疵也不容忽视,此前1天连收13张罚单,2022年利润同比下滑超2成,不良贷款也是猛增,高管接连“落马”。

 

江西银行这是怎么了?

 

012022年业绩表现惨淡,净利润重回负增长

据公开资料显示,江西银行前身为南昌银行,是在原南昌市40家城市信用社基础上,由南昌市地方财政、企业法人与自然人共同发起设立,于1997年12月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立,于2018年6月便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成为江西省首家上市金融企业,在业务资质、经营网络和品牌影响等方面表现出较为突出的竞争优势。

 

截至2022年末,江西银行设有营业网点实现江西省内地市全覆盖,同时在广州市和苏州市设有两家省外分行;持股5家村镇银行,控股江西省首家金融租赁公司江西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

 

从业绩来看,江西银行2022年表现实属惨淡。

 

虽然2022年江西银行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4%至127.14亿元,利息收入同比增长5.13%至209.91亿元,利息支出113.66亿元,同比增长1.45%;但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却同比减少25%至15.5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江西银行净利润指标在近5年中除了2021年实现增长外,其余4年均下滑。

 

针对2022年江西银行增收不增利现象,或源于资产减值损失大增所致。2022年江西银行资产减值损失为73.9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23.90亿元,增长47.74%,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58.46亿元,同比增长116.19%。

 

当然,江西银行也在年报中做出了解释,“由于2022年受经济环境、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影响,该集团不良资产增加。此外,考虑到当前经济形势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较多,基于整体风险形势判断,该集团对部分业务前瞻审慎地增提损失准备,以提升风险抵补能力”。

 

截至2022年末,江西银行资产总额5155.7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38%,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净额3003.1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96%;负债总额4687.5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0.39%,其中吸收存款额3527.1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61%。

 

除了盈利能力下滑外,江西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出现了明显恶化,不良贷款余额、不良率均明显增长。2022年末,江西银行不良贷款总额67.81亿元,上年同期为40.74亿元;不良贷款率2.18%,较上年末上升0.71个百分点,明显高于同期全国商业银行1.63%、全国城商行1.85%的平均水平;拨备覆盖率178.05%,较上年末下降10.21个百分点;逾期贷款总额148.22亿元,较上年末增加89.79亿元,逾期贷款占贷款总额比率为4.76%,较上年末上升2.66个百分点;逾期贷款主要为逾期1年以内的贷款,较上年末增加88.71亿元,占比较上年末上升2.69个百分点。

 

021天连收13张罚单,内控管理不到位

除了业绩下滑明显外,江西银行还频吃罚单,最夸张的是,1天连收13张罚单。

 

3月3日,江西银行南昌洪城支行因贷款管理不到位被罚款30万元,同时万义俊、冯秀成、曾坚辉因负直接责任而分别被处以警告。

 

事实上,这并非江西银行首次被监管处罚。此前2022年8月,江西银行还因存在未按要求使用格式条款等“十一宗罪”被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警告,并罚款324.5万元,成为当周内收到的最大罚单。

 

根据监管罚单显示,江西银行涉及的违规行为包括:未按要求使用格式条款;未按要求向金融消费者披露与金融产品和服务相关的重要内容;漏报投诉数据;未按规定向人民银行报送账户开立、变更、撤销等资料;未按规定收缴假币;相关人员判断和挑剔假币专业能力不足;对外付出残缺、污损人民币;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违反信用信息采集、提供、查询及相关管理规定。

 

据不完全统计,江西银行及分支机构在近两年内被金融监管部门开出20多张罚单,被罚金额合计超1200万元,其中不乏百万级罚单。

 

2021年9月,江西银行宜春分行因通过第三方公司与借款人签订虚假服务协议收取服务费,违规浮利分费;账外收取2500万元服务费并账外列支被银保监会宜春监管分局罚款100万元;2022年6月,江西银行苏州分行又因流动资金贷款用途管理不到位、银票贸易背景真实性核实不到位、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业务管理不到位被银保监会苏州监管分局罚款105万元;8月,江西银行宜春分行因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转嫁成本被中国银保监会宜春监管分局罚款60万元,其中12人分别因对上述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而受到警告处分,1天收罚单13张。

 

03高管频繁落马,掏空了江西银行

古语有云,“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今江西银行身子“不正”,自然暴露出内控问题。

 

在江西银行多名高管违法违纪的过程中,也掏空了江西银行。

 

极为夸张的是,江西银行一年内有4位高管相继违法被查。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西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晓明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黄文杰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审查调查,给予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同时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原副行长兼董秘徐继红也因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辞职;萍乡分行原行长冯亮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至于腐败的程度有多严重,数据是最好的证明。在查办陈晓明等系列腐败案件过程中,帮助江西银行止损挽损高达近12亿元,其中,现金收回7亿多,增加抵押物4亿多。

 

“屋漏偏逢连夜雨”,上千封裁判文书也令江西银行倍感“头疼”。

 

就拿去年一起信托纠纷案为例,因江西银行未按时足额支付管理费,被国民信托起诉至法院。

 

事情可以追溯至2018年,彼时江西银行委托国民信托设立“嘉泰194期单一资金信托”,由江西银行作为委托人/受益人,国民信托为受托人,江西银行委托国民信托将其交付给国民信托的资金用于向中信国安发放信托贷款6亿元。

 

上述信托已在2020年5月到期终止,但江西银行却不向国民信托支付信托管理费70.98万元。对此,江西银行给出的理由是,“国民信托已于2019年12月25日单方面提出终止信托,而且也未按约定履行信托财产现状分配及清算义务。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5月20日期间的信托管理费系国民信托拖延履行义务导致的结果,江西银行无需支付。”

 

但法院认为,涉案信托计划于2020年5月终止,国民信托已履行全部合同义务,江西银行未能支付剩余信托报酬,已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被判支付国民信托信托报酬70.99万元。

 

被掏空的江西银行,还有什么故事可言?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本文由置业农村网转载编辑,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