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女的一个掌财一个掌权 两个学长在车里?

 4个女的一个掌财一个掌权 两个学长在车里?

 

我迟迟没有回到画面里,老公急切地呼唤我:“老婆,老婆,你在干嘛,是谁来我们家了!”

 

我被亲得喘不过气来,挣扎着从胥教练密密麻麻地吻里歇了一口气。

 

 文学

“是……是送快递的!”我由刚刚愤怒的那一个变成了心虚的人。

 

但同时心里又莫名地有一种期待,既然他已经出轨了,还公然与别的女人同居,那么我这样做又能怎么样?

 

胥教练指着电脑突然眯着眼睛笑了咬着我的耳朵小声地道:“你老公?”

 

我被他的身体抵得紧紧的,胸口不停地起伏,呼吸急促地点头。

 

“那正好,今天我就要干你,当着你当公的面,在你和你老公干过的地方,你来看看我们谁厉害!”胥教练笑得色眯眯的宣告。

 

大手也同时朝我的胸•脯抓来。

 

在家里我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丝绸低胸睡裙,里面连胸罩都没穿,他这一抓正好抓到了我突起的两个点。

 

那种无法言喻的舒服向我袭来,我忍不住想叫,他却还知道我老公在视频那端,连忙用嘴含住我的唇,将我的呻吟吞吐下去。

 

等我缓过来了,他一手轻轻揉捏着我的两团雪白,一手摸着我红透的脸无声的笑。

 

“你也觉得兴奋了是不是,这样的感觉保证比平常更刺激,更爽!”他说着抬起大腿撩开我的裙子。

 

他的膝盖顶到了我的花瓣口,轻轻的摩擦着,我身子立刻颤抖起来,心跳加速,脸红到了脖子根。

 

他的手和嘴也都没有闲着,从我的唇角划落到锁骨,再隔着薄薄的丝绸一点一点地含着我雪团上的蓓蕾。

 

渐渐的,我浑身火热,自己忍不住撕扯起睡裙来,他适时地用牙齿咬住肩带,轻轻的扯下,我感受着他的下巴从我的肩上胸上游过,身体里空虚到要命,喉咙里一阵干渴。

 

我要,我要,我现在就要!

 

他伸进我的腿下,在大腿根子处轻轻摩挲,我身子发软,感觉自己像飘在云端,无处着力。

 

他突然低吼一声,抱住我的腰,我整个人腾空而起,低呼一声连忙伸手揽住他的脖子,双腿盘在他的腰下,唯恐摔下来。

 

他将我抱到沙发上,电脑就在茶几上,背对着茶几,意乱情迷中,我听到老公在焦急地呼唤我:“老婆,你买了什么,怎么还不过来?”

 

此时我的嘴被身上的男人含着,他的舌头已经伸到我的喉咙里,我呜呜咽咽地发不出声音,不由有些紧张,可越是这样,小腹处就越是火热,下面流出的水就越多。

 

这果然就是胥教练所说的比以前更加刺激惊险!

 

想想吧,我的老公就在一米不到的电脑里,而我却被别的男人按在沙发上。

 

睡裙已经被撩到了腰上,露出黑色蕾丝小内,那遮掩物已经被男人的大手拨到了一边,上面茂密的黑森林极富冲击力……

 

他的大掌在我平坦的小腹上不停地游走,调动着我浑身上下所有的因子,我深深地感受着下面的欲•望,此时的我就好像一口放空的大缸,我渴望着他的灼热将我填满!

 

“老婆……”视频里的刘向海还在不停地呼唤着我,胥教练从我的嘴里抽身而出,我立刻回他一句:“老公,我……我没事,我要炒菜了,先挂了吧!”

我竭力压抑自己,让语气听起来正常,可其中的喘息与颤抖无法避免,刘向海似乎发觉了什么,不准我关掉视频,还说等下要欣赏我的厨艺。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俯在我身上的男人似乎有些不满意我的分心,他突然俯身一把扯掉我了的小内,还没等我反应便一口含住了那花苞。

 

我吓了一跳,小声说脏,脏,让他不要碰,可他根本不理我,我只好闭着眼睛感受着那里急剧的收缩,好像含羞草被人突然碰了一下,突然包裹了起来。

 

“啊……唔……”我轻声叫着,死死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但我此时粉唇微张,眼神娇媚,活像一个在欲•望的海洋里沉沦的失足女。

 

胥教练用他的舌头和嘴唇让我有了一个从未有过的体验,我竟然在他的嘴里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我的身子完全泄了。

 

可胥教练却满是笑意地看着我,指着他刚脱下衣物的地方。

 

那里被顶得大大的,好胀,好高,我想象着要是让这个丑家伙进去我里面的话,我会不会被顶死。

 

我突然捂住刚刚体验过极致欢乐的洞口,有些紧张地朝他摇头,无声地哀求:不要!

 

他笑着,一步一步地走近我,然后俯身把视频的声音关了,顶着那层面料站在我面前:“我的舌头不错吧,你是不是也该帮我一把?”

 

我摇头,我还是嫌脏的。

 

“不愿意?”

 

他低头,我看到他上半身的肌肉一块一块的,这厮的身材居然这么好,不像刘向海,一身白白的肥肚腩,好像一块现切的五花肉似的。

 

我仰着头,生怕他强行让我用嘴,便突然伸手推开他的东西。

 

我这一动作惹怒了他,他突然发狠,将我紧紧按在沙发上,不顾不顾地捅了进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本文由置业农村网转载编辑,欢迎分享本文!